全部告负,最高亏损32%!景顺刘彦春上演大败局?

随着2023年的结束,基金行业也基本都“交卷”了。

据媒体统计数据显示,在可统计2023年业绩的6014只权益类基金中,收益率平均值只有-10.06%;其中,有5086只权益类基金录得负收益,占比高达84.57%。

行情不好,基金亏钱其实在所难免。但部分明星基金经理的表现着实差强人意。

以景顺长城旗下的“头牌”基金经理——刘彦春为例。根据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,刘彦春旗下的6只基金(不区分A类/C类),近一年来收益全部告负,其中亏损最高的景顺长城绩优成长混合C,近一年收益率为-32.96%,在同类基金中排名接近垫底了。

作为基金市场的几大“顶流”之一,刘彦春曾是2017年的混合型基金收益冠军,在2021年之前取得过不少亮眼的成绩。然而在2021年之后,刘彦春的成绩便一落千丈,旗下基金近一年更是全部告负。为何曾经的收益冠军,如今却“市场垫底”?2024年刘彦春又能否“强势反弹”?

昔日冠军“垫底”

刘彦春的爆火,或许要从2015年跳槽景顺长城开始说起。

对于刘彦春,市场普遍的评价是大器晚成——这位本科清华、硕士北大的70后,早在2006年就加入了博时基金,并在2008年担任基金经理。然而在博时基金的9年里刘彦春却一直寂寂无闻,一直到跳槽景顺长城才有了变化。

2015年1月,刘彦春正式加入景顺长城基金,并个月后接手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,而这只基金也是刘彦春的成名作。

根据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,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成立于2006年6月28日,在刘彦春接手前换过3任基金经理,但收益都不太理想——在刘彦春接手时,该基金的单位净值才刚刚回到1元附近,成立8年多时间都在原地踏步。

然而,在刘彦春接手后,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开始“脱胎换骨”——几个月的时间,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的净值就冲到了1.327,涨幅超过了30%。虽然在“”的影响下净值又再次回落,但此后就开始走出“慢牛”走势。

2017年,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以56.28%的年度收益,拿到了混合型基金的收益冠军;2018—2021年,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在白马股行情中迎来爆发,净值从1.1附近上涨到最高的3.354,短短3年时间净值翻了3倍。

伴随着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净值的走高,刘彦春的管理规模也不断膨胀。仅以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为例,在刘彦春刚接手时份额仅20亿份,但到2021年三季度末,该基金的期末总份额已经来到了190亿份,翻了近乎10倍。

然而,刘彦春的辉煌“定格”在了2021年。伴随着白马股“抱团行情”的结束,刘彦春旗下的多只基金开始大幅回撤,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也没能例外,近三年该基金的收益率为-45.64%,收益已接近腰斩;近两年和近一年的收益率分别为-31.84%和-27.36%,近一年收益在同类3520只基金中排名2669位,已经来到了“垫底”的位置。

而在规模方面,伴随着净值的不断下滑,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的规模也在不断缩水。截至2023年9月30日,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的规模为313.94亿,和2021年6月30日的582.36亿相比,两年时间基金规模缩小了约270亿。

能否“守正出奇”?

其实,近两年刘彦春之所以会成绩不佳,和操作风格有着很大的关系。

从刘彦春旗下的多只基金来看,低换手、坚定持有价值白马股是刘彦春风格上的两大特征。

还是以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为例,该基金的换手率呈现逐年走低的态势,尤其是2022和2023年,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在2022年6月30日、2022年12月31日和2023年6月30日的换手率分别为4.78%、6.48%和9.46%,这样的换手率相当于没有操作了,毕竟在2021年12月31日,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的换手率还有49.63%。

而从持仓来看,近两年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的前十大持仓也几乎没有变化。在2021年一季度,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的前五大持仓分别是泸州老窖、中国中免、五粮液、贵州茅台$贵州茅台(SH600519)$和迈瑞医疗;到了2023年1季度,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的前五大持仓也都同样是这五只个股,除了净值比例、排名有变化之外,其他几乎都没有发生变化。

实际上,刘彦春的策略是价值投资最经典的策略,即“买入—持有”策略,坚定持有他认为最优质公司的股票,放弃对股市牛熊的判断,只赚企业成长的钱。从理论来说,这种策略和投资风格固然没错,但在A股却并不适用——毕竟A股有很强的周期性规律,如果只是长期持有而不进行止盈操作,最终大概率只会原地踏步而已。

此外,虽然刘彦春持有的都是行业龙头,但在估值明显偏高的时候其却并没有进行减持操作。例如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中长期持有的中国中免,明明在2017—2021年涨幅超过了20倍、估值已经明显偏高,但刘彦春却并没有减仓,最近两年中国中免股价大幅回调,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也是“硬抗”了全部的跌幅。

其实,刘彦春的操作更像是将“命运”交给市场——如果市场风格切换到白马股行情,成绩自然不会差;但如果白马股延续调整,基金自然也就难有起色了。但是,值得思考的是——基民将资金交给基金经理,不正是想要借助基金经理的实力去获得更高的收益吗?如果还是“看天吃饭”、买入后持有不动,那基民又为何不自己操作呢?

从目前来看,越来越多的基民开始不认可刘彦春的这种操作。从管理规模来看,截至去年三季度刘彦春的基金资产总规模为596亿,和最高峰相比接近腰斩。很显然,虽然刘彦春相信坚守白马可以“守正出奇”,但基民已经没有耐心了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ianwifi.cc/3883/.html